您所在的位置:军事枪械>正文

背驰的和平:日本安倍政府的扩军野心之路

聚行业--军事枪械 news.ifeng.com   2017-08-15 22:36

军事枪械-全文略读:此条约适用的武器范围范畴涵盖战车、战机、军舰、导弹、火炮、轻武器。2014年5月9日,日本向联大递交批准书,正式成为ATT合约国日本松绑武器技术出口的第一个主要潜在合作对象是澳大利亚;此时正在筹建新一代远洋攻击潜艇的澳大利亚,对于日本的苍龙级潜艇产...

 

军事枪械--背驰的和平:日本安倍政府的扩军野心之路

 

背驰的和平——日本安倍政府的扩军野心之路

 

五十多岁正值壮年的安倍晋三任上的访华之旅

 

2012年12月,第二次担任自民党党魁的安倍晋三在日本众议院大选终获胜而重任首相,前车之鉴使得安倍更加游刃有余的处理内部关系,并最终露出了本来的面目,抛开了当年友好睦邻的虚伪面纱,开始了日本修宪扩军之路,安倍直接推翻了前任野田佳彦内阁在2011年第三次修订的防卫大纲,认为其无法满足接下来日本面临的威胁,遂将其终止,在2013年中提出进一步修订后的防卫大纲。

 

2012年12月,安倍就任日本第96届内阁总理大臣

 

安倍版的防卫大纲继续强化对西南诸岛的空中与海面警戒能力,而投入的资源与预算将比民主党执政时加码;例如,平成24年度(2012年)防卫预算是4兆6452亿日圆(约合419亿美元),当时还在执政的民主党希望在平成25年度(2013年)时能减少602亿日圆,然而安倍政府上台后则要求平成25年度防卫预算比24年度能增加400亿日圆。

 

安倍上任的时间点也是日本此前已经削减10年预算的转折点

 

2013年12月中旬获得日本内阁会议通过的平成26年度(2014年)防卫大纲之中,海上自卫队的实力获得加强,包括建造两艘具备反弹道导弹能力的新宙斯盾舰来取代旗风级,并拟建造用来替换初雪级、朝雾级驱逐舰和阿武隈级护航驱逐舰的新护卫舰DEX,使海自主战舰艇总数从2013年底的47艘增加到54艘,潜艇部队从2013年底的16艘增至22艘,同时还考虑增购类似美国海军黄蜂级的大型两栖突击舰。

 

2014年安倍新日本防卫大纲几乎抛弃了日本“专守防卫”的立场

 

为了因应中国对钓鱼岛议题日益升高的挑战,日本在2013年决定在陆上自卫队之下筹建两栖作战兵力(2014年成立,总兵力约3000人的“水陸機動団”),并在2013财年起编列预算购置52辆美制AAV-7两栖装甲车(防卫省在2014年12月2日正式决定引进AAV-7),2015财年起购置美制MV-22倾转旋翼机,至少17架,2018年度起首先装备于陆上自卫队。同时,在2014财年起开始规划改装大隅级,使之能搭载操作MV-22与AAV-7两种登陆车艇(同时日本也在发展更先进的本国两栖登陆车艇)。

 

日本考虑购买的MV-22曾经给日本民众带来许多“灾难”,但却是突击登陆作战的一把好手

 

而为了执行“离岛夺还”作战,防卫省也在2014财年起投入1000亿日圆,使陆上自卫队的通信传输系统与海上/航空自卫队整合(原本海上自卫队与航空自卫队的通信传输已经整合,但陆上自卫队使用独立的系统)。日本在2017年春正式建立起两栖快速反应旅(水陸機動団,Amphibious Rapid Deployment Brigade),初期拥有2000人的兵力,然后增加至3000人,在2018年形成作战能力。建立“水陆两用预备队”主要是着眼于中国可能突击包括钓鱼岛(尖阁)在内的西南诸岛,之后日本要独立或在美军协助下实施“离岛夺还”作战;然而,筹建这些等同于海军陆战队的攻击性质兵力,并涉及日中之间对钓鱼岛的主权争议,也使中日两国的紧张情势进一步升高。

 

“水陸機動団”与相当强调进攻的步兵“海军陆战队”并无二异

 

2014年3月12日,安倍晋三领导提出了新的武器出口基本方针,称为“防卫装备移转三原则”,用来取代过去消极的“武器出口三原则”,并在2014年3月31日的内阁会议上通过。基于对中国的崛起,以及开发先进主战装备已经逐渐演变为国际合作以分摊高价等趋势,新的三原则将在实施严格审查以及满足特定条件之下,允许出口武器和相关技术。“防卫装备移转三原则”分别是:

 

 

 

第一,妨碍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情况下不出口防卫装备;

 

第二,对允许出口的情况进行限定和严格审查;

 

第三:出口对像将防卫装备用于目的之外或向第三国移转时,需置于适当管理之下进行。

 

 

 

安倍的新三原则不仅使得日本扩大的武器出口面,还能获得更充足的武器研发资金

 

当安倍内阁通过“防卫装备移转三原则”之后,日本众议院随后在2014年4月10日通过加入联合国“武器贸易条约”(Arms Trade Treaty,ATT)的议案。“武器贸易条约”是联合国大会(UN General Assembly)在2014年4月通过的限武条约,这是第一个管制传统武器交易的全球性条约,一旦超过50国通过就会成为具有强制效力的条款(至2014年初共有118国签署、31国通过)。此条约主要是建立传统武器进出口的标准化审查管制程序,确保交易的武器最终不会被用来进行违反人道的活动,例如流入内战冲突区域(如叙利亚)而助长屠杀平民、种族清洗或恐怖袭击等。此条约适用的武器范围范畴涵盖战车、战机、军舰、导弹、火炮、轻武器。

 

2014年5月9日,日本向联大递交批准书,正式成为ATT合约国

 

日本松绑武器技术出口的第一个主要潜在合作对象是澳大利亚;此时正在筹建新一代远洋攻击潜艇的澳大利亚,对于日本的苍龙级潜艇产生浓厚兴趣。日本安倍政府打算输出潜艇技术给澳大利亚,背后的战略意义是强化美、日、澳三边的战略伙伴关系。日本是唯一拥有这类大型远洋攻击潜艇现成设计的国家。在2014年7月上旬,出访澳大利亚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澳大利亚总理签署包含经济合作以及潜艇技术合作等协议,澳大利亚将根据此协议从日本获得包含静音、舰体与推进系统等技术,而此合作还包括未来日、澳双方合作开发潜艇并出口给第三国的可能。这是日本在2014年3月日本政府提出“防卫装备移转三原则”取代过去消极的“武器出口三原则”禁令之后,实施的第一个对外军事技术出口与合作。

 

如果不是后来法国DCNS集团的努力,日本将在出售澳潜艇上获利数十亿美元

 

虽然向澳大利亚出售潜艇最终落败于法国船舶建造局集团(DCNS)的常规动力版梭鱼级潜艇,而真正意义上的“防卫装备移转三原则”出炉后,第一个谈成的大型装备出口,是对印度输出US-2水上飞机。在2013年5月,日本首相安倍访问印度期间就开始商谈对印度出口US-2水上飞机,双方政府经过随后三次洽谈,确定了采购意向。印度国防部采购委员会在2015年1月底正式确定购买12架,击败了世界水上飞机传统两强——加拿大庞巴迪公司与俄罗斯别里耶夫公司,成为此机第一个外国客户,而且,此项交易通过日本给予印度的政府开发援助(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ODA)资金来支付。

 

这种在日本过去称之为“飞行艇”的东西,是日本军售的首次“大胜利”

 

2015年6月,日本国会通过“修订防卫省设置法”,将防卫省负责研发装备与技术的“技术研究本部”以及与负责自卫队装备、驻军设施等的“装备设施本部”合并成“防卫装备厅”(Acquisition, Technology & Logistics Agency,ALTA),在2015年10月1日正式成立。防卫装备厅负责对日本防卫技术与装备的开发(自行研究或国际合作)、外购、废弃、出口等进行统一管理。防卫装备厅的成立,与日本近年松绑军事技术出口以及参与国际合作有密切关系,不仅是推动输出日本军备技术,也为日本与其他盟国之间的军事技术交流、合作研制武器系统提供了更畅通的通道。

 

即便是向日本民众披着这种“可爱”的外表,但它仍然是日本武器研发的大本营

 

安倍晋三在2012年上任后,平成25年度(2013年)防卫预算终结了2006年以来日本防卫预算持续缩减的趋势,平成25到平成27年度(2013到2015年)连续三年防卫预算都处于快速增加的状态。

 

平成27年度防卫预算中先进战机的采购与升级

 

2015年1月通过的平成27年度防卫预算4.98万亿日圆,加上同时期通过的平成26年度(2014年)追加预算的2100亿日圆,使2015年度实际的防卫预算达到5.2万亿日圆,比前一年增长2.8%,这是日本防卫预算首次突破5万亿日圆(约合420亿美元左右), 打破先前2002年的4.9392万亿日圆的纪录,创下日本防卫预算历史新高。

 

平成27年度防卫预算中舰艇的建造与延寿

 

购置先进武器平台(包括爱宕级改良型宙斯盾舰、日本国产P-1反潜机、F-35A战机等)、强化西南诸岛方面的监视与防御,是防卫预算成长的主要原因之一。2016与2017财年,日本年度防卫预算都突破5万亿日圆(时下约合450亿美元)。在2017年6月20日,安倍内阁的一个委员会通过一份报告,提出日本年度防卫预算总额不应长年保持在GDP的1%左右,应向北大西洋公约(NATO)组织国家看齐,提高到GDP的2%。

 

2016年新成立的第9航空团将防御来自中国东海的威胁视为首要任务

 

诚然,被外国人所嫉妒厌恶的国家领导人,有可能是对本国而言非常优秀的领导人,安倍政府上台正值中国急剧发展大崛起全面压制日本的年代,安倍借着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不断渲染炒作中国威胁论,通过武器出口和国家援助不断强化与印度、菲律宾、澳大利亚、越南等中国周边这些和中国“不在一个裤衩里”邻国的关系,成为美国亚太战略中不可或缺的“女仆”角色,进而不断强化美日同盟。然而,亚洲是亚洲人自己的亚洲,安倍使得日本这座美国介入亚洲的桥梁不断坚实,其扩军之路也仍然改变不了和周边国家力量强弱的对比,未来,这条路还将会更加渐行渐难。好文钦佩笑抽泪奔无聊气炸

 

84
标签: